一是大规模开展技能培训,落实技能培训补贴政策。在这方面我们连续几年推动相关工作,仅2017年政府补贴性职业培训就有1700万人次,其中对农民工政府补贴性培训超过800万人次。

游钧指出,由于我国现在社会保险制度还没有实现全国统筹,比如职工养老还是省级统筹,职工医保还是市级统筹,所以保障的负担不均衡,基金的分布不平衡问题还依然存在,所以就出现个别地区收支出现当期缺口。但是从全国范围来看,基金的运行是总体平稳的,确保了各项保险待遇按时支付。